您的当前位置:体育网 > CBA联赛 > CBA动态 >

57个名额只有25个签字 为什么CBA的顶薪“不香”?|cba|周琦|易建联|工资_平波官网

更新时间:2020-09-24 15:18 来源:体育比分 作者:pinnacle

9月15日,CBA新赛季国内球员报名结束。除了被全队停赛的八一队,其他19支球队公布了所有国内球员的报名信息。与往年相比,2020-21赛季的宣传信息包括每个球员的注册类型、合同类别、剩余合同年限,这无疑是CBA市场化、职业化的又一大进步。

在报名信息中,最新的“合同类”最受粉丝关注,其中D类(顶薪合同)引起了广泛热烈的讨论。顶薪是本季推出的新概念。每个球队最多可以有三名顶薪球员,工资必须是球队前三名,顶薪球员必须比正规合同(C级球员)至少高50万。按照今年的工资帽,顶薪800万。但规则也补充了,如果队内非D合同超过750万,D合同必须是800万。

在今年的登记表中,有15支球队,总共有25名球员获得了D级合同,比预期的少得多。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很多球队的当家球员还是老合同或者AB级“菜鸟合同”,球队中暂时要拿D级合同的球员并不多。

以新疆队为例。目前队里没有D级合同,但都是B级合同最后一年。明年他们一定发D类顶薪。未来新疆还需要在转会市场上追求其他的高素质球员,也不能完全填满——的工资表。这也可能是今年夏天新疆勉强告别克朗贝克、西乐江和俞长栋的原因:因为周琦的老合同必须超过最高工资,新疆的D级合同,然而一支球队最多只能签约三名D级球员。实行工资帽规则的第一年,新疆不得不面对可持续发展的问题,最后只放走了三名功勋球员,三名离队的都拿到了可观的薪水(俞长栋和西热江都拿到了三年D级的顶薪,克兰拿到了3 1的C级合同)。

这两名来自新疆的球员(西热江和俞长栋)也是今年夏天唯一被转到丁级合同的球员。事实上,俞长栋的最高工资出现在这个时间节点,有点像2016年NBA的工资帽突然暴涨。因为每个球队都可以用工资帽规则中的顶薪来保护球队认可的前三名球员,自然,球队序列中排名第四、第五、刚好在合同年的球员就成了这个转会市场的热点。其实这也是工资帽制度的目的之一:促进球员流动。资产更丰富的球队只能留住自己球队的前三名球员,而前三名之外被其他球队考虑在自己球队中打头阵的球员将在短时间内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事实上,除了俞长栋和西乐江,在这个休赛期,克莱因贝克、刘铮和李慕昊等球员都拿到了有价值的合同。虽然最后三名球员都签了丙类合同,但是他们都有着丙类年薪750万的最高工资,在目前的工资帽规则下,最高工资限额和丙类最高工资限额的差距只有50万,所以每个球队更愿意提供750万的丙类合同,保留丁类合同的名额,以使未来几年的结构更加灵活。而这50万的缺口,可能在未来几年修改,真正迫使球队使用D级合同。

因为联盟没有硬性规定D级合同的固定区间,所以会导致财务实力强的球队C级合同短时间内高于小运营球队D级顶薪。前面说过,750万的C级和最高工资差不多,但是比一些小球队的D级高的概率很大。所以中下游一些小球队申报的D型合同球员,看名字未必素质那么高,但考虑到他们实际上可能拿到的是强队的普通首发水平,就比较容易

比如吉林的钟诚、张彪、山东的贾成等球员就属于这一类。他们在一个没有明星云集的团队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一份D级合同可能价值没有那么丰厚,但却体现了球队最大的诚意,代表了球队认可的重要性。这也是工资帽规则中最人性化的部分。

钟诚和张彪都是吉林队的功勋老将

钟诚(场均5.8分5.1个篮板)和张彪(场均6.7分)都是吉林队的功勋老兵

同样,一些强队也是这样给当地核心吃了定心丸:北京会用最高的工资续签方硕,他会拿到最高的800万工资;浙江用五年的高薪留住了吴倩,基本上离开了他在这里的巅峰;江苏已经明确给吴冠希开出了800万的顶薪,这个稀缺的大个子将在江苏继续打3年。

还有辽宁队现任队长韩德军,和辽宁队达成三年顶薪合同。不出所料,这份合同也将是800万元的最高工资。韩德军的官方年龄是1987年,三年的合同保证了他的巅峰会留在辽宁队,这也是一次愉快的续约。

一些提前出场的球员,他们也是工资帽的受益者:青岛的张骋宇已经是国内顶尖球员,而去年转会的赵泰龙,借东风,离开福建后拿到了最高工资;江苏的史鸿飞是另一个鼓舞人心的例子。经历过广东、佛山(广州)、江苏队的辽宁鞍山后卫,成为江苏队第二高价本土球员,高薪是对他努力的最大回报。

赵泰隆场均8分,史鸿飞场均7.6分,都是D级合同的受益者

上赛季,赵泰龙场均8分,史鸿飞场均7.6分,两人都是D级合同的受益者

但并不是每个球员都对目前800万的顶薪感到满意。辽宁队的后卫郭在最后一天以800万的年薪与辽宁队签下了一份为期两年的合同。如果最高工资没有限制,郭很可能会谈一份更大的合同。所以签两年合同也是双方的妥协。工资帽每年都会有变动。两年后增加顶薪或者加入其他突破数值的规则,那么玩家就可以追求更大的利益。对于明年合同到期的周琦来说,拿到最高工资也是另一种形式的“降薪”。

丁燕的余杭最近局势愈演愈烈,山东队终于和他协商签下了这份年薪800万的两年顶薪合同。双方明确宣布,如果丁彦行未能按预期通过体检,他将只获得每月3万元的基本工资。这也符合CBA的最低工资30万。不管双方出于什么原因达成这个协议,双方都在之前的争执中主动妥协。当然,对于丁彦行来说,能够完全从伤病中恢复,回归球场,是一个可喜的成绩。

在联盟的规则中,专门增加了关于买断的规则:除了D型合同,其他合同的母队只需要支付50%,而D型合同需要支付100%。这恐怕也是团队不愿意主动使用D级合同的部分原因。对于一些伤病球员来说,球队提供一定年限的顶薪需要很大的勇气。

然而,为了追求合理的薪酬构成,卫冕冠军广东队给出了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们不仅用完了三份D型合同,还成功地用C型合同与赵睿续签了合同。其他球员中,周鹏、胡、曾梵日都在老合同,而杰夫和杜还在A1合同的保护期,下一个100%涨幅的B级合同不会影响正常续约签约。

值得一提的是,易建联和苏伟的合同只剩下一年,而周鹏的老合同还有两年。易建联和周鹏合同到期,可以选择和球队续签E型合同(老将合同必须年满34周岁,或者年满32周岁且在单个俱乐部注册12年以上,工资最高D-50万,合同最长2年)。e型不计入工资帽,所以广东完全可以保留所有

今年夏天北京和上海两家最活跃的公司已经准备了足够的D级合同,以便在明年之后的一年里继续施展才华。方硕是北京唯一的高薪职位,而张兆旭是上海唯一的高薪职位,将于明年到期。

然而,对于一些渴望寻求新机会的球员来说,工资帽规则的发布可能不是好消息。规则中明确规定,如果母队提供顶薪合同,则拥有“独家签约权”,也意味着球员不能离队。而且即使母队不提供D级合同,B级合同到期后也有匹配权。只要球队花一个顶薪名额锁定这个球员,并且愿意一直提供顶薪,那么这个球员就失去了离队的可能。

这可能是赵奇伟不久前在微博上表示无奈的原因之一。

但是在今天的CBA,由于具体的合同金额还没有完全向社会公布,各队可能并没有清楚的掌握其他球队每份合同的细节。所以玩家的流动还是受到一些阻碍。我们熟悉的NBA自由市场一打开,一个球员瞬间被五六个球队追上。在目前的CBA中,——侧的前三名球员无法被球队牢牢锁定;另一方面,培训费的规定(通常是转学后第一年的年薪)也让下一届家庭更加谨慎。没有强烈的追求欲望,短期内挖走自由球员改变联盟目前的格局是不够的。

而CBA一直保持着相当程度的球队间和谐,两队为了争夺某个球员撕破脸的情况很少。很明显,管理层更愿意把球员推到前台把对方撕成碎片。相对于市场完全开放、换人如流水的NBA,CBA涉及到球员对所在城市的归属感等因素,大规模的球员更换不易发生。

但CBA也鼓励球队在实行工资帽后进行球员交换,球员的交换不需要球员的同意,完全团队主导的方式也将使未来球员的交换和流通更加普遍。

不过CBA还是会有一些不可思议的操作。比如在天津,他们把唯一的顶薪(虽然可能是CBA球队中最便宜的顶薪)给了休养了两年的张芝涵。

以两年前14分的平均战斗力来衡量,北区全明星张芝涵拿到D级合同没有任何问题。但由于伤病原因,张芝涵在2019-20赛季完全没有为天津出场,在前一个2018-19赛季只出场17场,场均2.76分0.82篮板0.94助攻,命中率33.3%。即使球队以关爱老将的人性给大合同,给四年的顶薪(相比广东苏伟和上海张兆旭D级只给一年)也太慷慨了,不完全符合俱乐部发展的利益。

随着合同信息的曝光,张芝涵的家庭背景已经被网友敲竹杠(比如他的父亲是天津篮筐管理中心主任……),让人看到了非市场经济中的一些“人情合同”元素。但CBA完全可以对外宣传合同类型,让球迷看到这份合同的不合理性,提出质疑,说明CBA的新举措值得称道,未来会慢慢完善。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英才招聘 |
Copyright 版权所有 http://www.pinnacle-sport.com 备案号: